众和民声 科技 从“万物互联”到“万物智联” 5G向6G的发展不仅是速度!

从“万物互联”到“万物智联” 5G向6G的发展不仅是速度!

十年前的2月27日,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召开,习近平总书记首次提出“努力把我国建设成为网络强国”的目标;十年来,中国互联网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不仅深刻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也推动了社会的进步和发展。我们通过一组数据来看这十年间互联网基础设施和技术的跨越式发展。

《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2023)》显示,从2012年12月到2023年6月,我国网民规模从5.64亿增加到10.79亿,互联网普及率从42.1%提升至76.4%,形成了世界上最为庞大、生机勃勃的数字社会。

十年来,我国网络基础设施实现跨越式提升,宽带网络平均下载速率提高近40倍,移动通信网络由3G演进到5G,并建成了全球最大规模5G网络。截至2023年9月,我国累计建成5G基站318.9万个,5G移动电话用户达7.37亿户;千兆光网已具备覆盖超过5亿户家庭的能力;“东数西算”工程从系统布局进入全面建设阶段,算力总规模达每秒1.97万亿亿次浮点运算。

“5G引领” 汽车航空器迈入“无人之境”

十年间,中国互联网高速发展,从3G到5G,数据传输能力的提高催生哪些新应用?无人驾驶可以说是近些年来最值得一提的成果。基于5G通信的强大覆盖,过去一年,北京、广州、深圳、合肥等地陆续探索了自动驾驶无人化商业实践,自动驾驶示范区建设蓬勃发展,越来越多汽车甚至载人航空器正加速迈入“无人之境”。在安徽省合肥市的骆岗公园,全新打造的全空间无人驾驶体系让许多市民有了不一样的出行和游玩体验。
今年的元宵节,12台无人驾驶载人航空器组成的编队,在安徽合肥骆岗公园升空“闹元宵”。这些航空器有序升空,不断变换编队图案,引起了很多人的兴趣。

无人航空器的飞行,离不开稳定的传输和远程控制。十年来,我国网络基础设施建设加速,从“3G突破”到“4G同步”再到“5G引领”,不仅提高了数据传输能力,还扩大了应用场景,催生了低空经济的快速发展。

有天上飞的,就有地上跑的。在合肥市骆岗公园,稳定的通信讯号让一部手机就能解决出行吃饭的问题。逛饿了,玩渴了,游客只需扫码即可取货。不过不是外卖小哥送来的,而是无人机通过手机操作即可送到你面前。

无人驾驶巴士,小巧可爱,能带你在12.7平方公里的公园里轻松“玩逛”。

骆岗公园是合肥打造的全空间无人体系应用示范项目,分布在骆岗中央公园的18处4G基站、18处5G基站,能同时满足10.5万个设备接入。在这里,无人驾驶飞机、无人驾驶巴士、索降物流无人机等无人应用场景有序运转。

合肥滨湖科学城管委会科技创新部部长袁程:我们利用5G通信技术和定位的技术优势,在更短的时间和更高的精度,实现了运输工具的位置和状况的实时了解。基于这样的情况,我们能够在全空间无人体系的整体的谋划和建设中间能够产生更好的效果。

从3G到5G 铁塔人的网络十年

高楼万丈离不开坚实的地基,而现代化的网络覆盖也需要硬件的保障。2014年,党中央提出网络强国战略以后,为助力各大通信运营商低成本快速部署5G网络,以更大程度共享5G新基建,中国铁塔公司应运而生,为三大运营商的网络覆盖提供了重要支撑,而铁塔的建设却离不开一名名建设者的辛苦付出,我们跟随记者镜头走近铁塔建设者的工作日常。

正在组织工人进行铁塔装运的是中国铁塔上饶市分公司项目经理江涛,元宵节刚过,他就带着几名工人来到上饶市郊的灵山景区,开始他们的安装作业。

江涛他们正在安装的这个大家伙是这几年铁塔公司刚配装的运输无人机,最大可以载重200斤,能将一些小件快速运往目的地。

将第一批组件成功运往目的地后,无人机很快又飞回来,准备再次运输。往返几次下来,大部分设备都成功运往高山上的目的地。然而有些大家伙还是需要人工作业。虽然是正午时分,但高山上的气温仍然逼近零摄氏度,面对近60度倾角的山坡,江涛他们不得不停下脚步。

从十年前入职到今天,江涛和工人们一起安装了各类通信铁塔数百座,亲眼见证了国家网络通信从3G到5G的更新换代。在没有无人机运输的年代,他们靠人抗骡子驮,开出了无数条山路。

经过两个多小时跋涉,江涛他们终于把重达300多斤的机柜安全运到山顶的目的地。

中国铁塔上饶市分公司项目经理 江涛:这个重量跟以前比已经轻了很多了,以前我们的设备更重,现在这个设备也小型化了,国产率也都上来了,现在基本上都是国产的,性能比原来提高了很多,而且故障率也很低。

这十年来,仅上饶铁塔就新建了各类通信铁塔5000多座,使上饶市的自然村网络覆盖率达到了98%以上;通过铁塔统筹建设,共享率也从7%提高到了85%以上。

突入6G无人区:很酷又很苦

过去十年,我国移动通信技术完成了从“3G突破”到“4G同步”再到“5G引领”的跨越式发展。如今,在移动通信每十年一代的演进中,“6G”通信技术又成了各国抢占的新高地。我国的6G技术进展到什么程度?它离我们普通人还有多远?前不久我们走进了江苏南京紫金山实验室。这座科研平台,聚集了超过1000名行业内的专家和高校师生,共同向6G网络通信技术研发的高峰发起挑战。

记者走进紫金山实验室,各栋实验大楼里都是一派忙碌的景象。前不久,这里完成了贝叶斯学习基带芯片的自主研发,眼下,他们正在研发第二代芯片。

紫金山实验室课题联合负责人 东南大学教授 张川:我们通过大概10年的长期的努力,然后有目前的这样一个阶段性的成果,以前我们去设计基站的时候,我可能从5G演进到6G、7G的时候,基站可能就要进行一个整体的更新换代,但我们现在的话,我可能就用以前的芯片来进行可配置性的增减。

这项自主芯片研发成功,大大降低了6G基站的设备成本。完成这项技术革新的正是张川带领的课题小组,70后、80后、90后组成的这个科研小组,全职人员不到10位,但依靠实验室平台,这里联合了东南大学20多位在校学生共同完成开发。像这样的研发小组,紫金山实验室组建了数十个,相互独立,又彼此配合,聚焦单个问题,又形成合力。

在一次次跌倒、试错之后,紫金山实验室未来网络通信的研发才不断积累阶段性成果。眼下,紫金山实验室自主研发的基带电路自动生成软件系统已经完成第一版,围绕5G到6G网络通信迭代的软硬件技术研发正在稳步推进。

紫金山实验室研发人员 张艺伟:它就非常有创造性,然后你做出来一点,然后就可能立马放在平台上,它就能跑得通。然后每次克服困难,跑通的那一块就很酷。

团队的科研人员告诉记者,6G相关技术的研发很酷,而“很酷”的同音词就是“很苦”。

紫金山实验室课题联合负责人 东南大学教授 张川:我们所从事的相关技术领域,实际上是服务于咱们国家的重大现实急需的当前问题,在这个过程中我们也是有坚定的信念,就算我们遇到困难,就算目前我们还在解决困难的摸索过程中,我们有这么一个信念一定可以长期坚持下去,最终把它克服解决掉。

来源:央视新闻

(总台央视记者 李可婧 赵学锋 刘昀彤 王利 周婧雨)

责任编辑:贾宏伟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众和民声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作者: myadmin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01056105538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641063916@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